木棉

盾铁盾无差
主要产盾铁
咸鱼写手万年不更文

【盾铁段子】

没头没尾OOC

这也能被屏???


托尼裹着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。

“过来我给你擦。”史蒂夫放下书从床上坐起身,朝托尼招手。

史蒂夫手.法.轻.柔,托尼歪在史蒂夫怀里哼哼,说又是扳手又是键盘的敲敲打打一天了,腰酸背疼。

“辛苦了我的工程师,稍后为您提供.an mo.fu wu。”史蒂夫现在对着托尼说俏皮话的能力越来越强了。

“那我是穿着浴袍呢还是脱了呢。还是穿着吧,不然明天反而更疼了,还是波及全身的那种疼,尤其某处,格外令人印象深刻。”托尼故意用了ai mei的语调。

“话都被你说完了,力气活就交给我吧。头发擦好了,转过来趴下。”史蒂夫扶着托尼的yao帮他翻身。

史蒂夫站在床边,用手指轻轻an ya托尼脖颈处的肌肉,找到了僵硬的部分,以手掌为重心打圈an mo。

酸痛渐渐缓解,shu shuang从被an mo处传向全身,史蒂夫下手的力度刚刚好,能缓解症状又不至于弄疼他,不一会儿困意就快要淹没托尼的意识了。

人在特别困的时候,大脑处理信息和支配语言行为的能力会下降。

比如托尼迷迷糊糊地说他想给史蒂夫生个孩子。

史蒂夫又好笑又感动,但是不忘提醒贾维斯把刚刚那一幕录下来。

直起身子看了看脸都被压变形了的托尼,把小胡子翻了个面,爱怜的在额头上印下一吻,掀开被子给两人盖上。

史蒂夫做了个梦,梦里他和他的爱人手挽手散着步,看着前面奔跑的孩子微笑,那是他们的孩子。

评论(2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