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棉

盾铁盾无差
主要产盾铁
咸鱼写手万年不更文

【盾铁】小甜饼一发完(OOC)


+

常年混迹于酒场的斯塔克今天战况惨烈,像是专程来喝酒的。
他知道那个女人垂涎史蒂夫很久了,大概是借着派对的机会想把史蒂夫灌醉好跟他来一发。不,别说他恶意揣测,瞧瞧那个阿波罗,谁不想跟他在床上升华一下灵魂呢?刚开始托尼连着赢了好几轮,才不是出于嫉妒,只是运气——他这么说服自己——让他不得不把以往的怜香惜玉统统抛诸脑后。
然后史蒂夫劝他留一手。
得了吧,绝对不是什么狗屁绅士风度,这个表里不一的道德标杆根本就是在偏心,装什么公平正义的化身。于是,就像特意要把自己喝醉一样,他算好了似的,每一局都输给那个女士,期间不忘跟那位女士开一些小玩笑逗得对方花枝乱颤,自认为给“黄金护花使者”留了充足的机会。
但是他注意到史蒂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好吧,占有欲强到玩笑也不能开了?你在昆式战斗机上跟我说你晚上没有安排的暧昧眼神我可还没忘,我懂了罗杰斯,你也是这种喜新厌旧广撒网的男人!

*

派对结束,女士见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时机,早早便退出游戏了,只剩他和史蒂夫。如你所见,小胡子男人喝醉了。

——“嘿,大块头,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同事!”
史蒂夫哭笑不得地双手环着托尼的腰帮他站好。
“那我该感到荣幸吗?我想你不介意我打听打听你这个同事?我对他挺有兴趣的。”
“你也对他有兴趣是吗!我就说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!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他妈的吸引人!别人说他呆板无趣,什么狗屁!他们一点也不了解他有多可爱!”托尼激动的手舞足蹈,差点踩到地上的水迹滑倒。
“你很在意他?我是说——那种,那种在意。”史蒂夫现在有点喘不上气。
“连你都看出来了?!那他连我换了新的领带夹都能注意到,怎么就感觉不出来我喜欢他呢???”托尼五官都皱在一起了。
“那他还真是挺迟钝呢... ...不过他现在知道了。”史蒂夫看起来面无表情其实耳朵红透了,但还是有点想反击,“那你也不想想他为什么就能注意到你换了领带夹呢。”

*

“你说的对!麻烦你!有车吗带我一段!”
“去告白吗?不用着急,他就在你面前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