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棉

盾铁盾无差
主要产盾铁
咸鱼写手万年不更文

盾铁 (极其短小ooc段子)

史蒂夫今天突然想来一杯咖啡。


才品了第一口的时候托尼顶着黑眼圈过来了,并且把咖啡从他手里拿走。


“啊哈,你总是这么贴心。”


很显然又是一夜没睡。


“先生,请容我提醒您,三十分钟后波茨小姐会来接您去开会。”


电子音适时的出现,把史蒂夫由于托尼把嘴印在他喝过的地方而出走的神智拉了回来。


托尼把咖啡杯放在餐桌上。


“我得走了,佩珀的高跟鞋,你知道的。”


*


克林特问娜塔莎为啥队长一上午都笑的那么gay。


【盾铁】小甜饼一发完(OOC)


+

常年混迹于酒场的斯塔克今天战况惨烈,像是专程来喝酒的。
他知道那个女人垂涎史蒂夫很久了,大概是借着派对的机会想把史蒂夫灌醉好跟他来一发。不,别说他恶意揣测,瞧瞧那个阿波罗,谁不想跟他在床上升华一下灵魂呢?刚开始托尼连着赢了好几轮,才不是出于嫉妒,只是运气——他这么说服自己——让他不得不把以往的怜香惜玉统统抛诸脑后。
然后史蒂夫劝他留一手。
得了吧,绝对不是什么狗屁绅士风度,这个表里不一的道德标杆根本就是在偏心,装什么公平正义的化身。于是,就像特意要把自己喝醉一样,他算好了似的,每一局都输给那个女士,期间不忘跟那位女士开一些小玩笑逗得对方花枝乱颤,自认为给“黄金护花使者”留了充足的机会。
但是他注意到史蒂夫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好吧,占有欲强到玩笑也不能开了?你在昆式战斗机上跟我说你晚上没有安排的暧昧眼神我可还没忘,我懂了罗杰斯,你也是这种喜新厌旧广撒网的男人!

*

派对结束,女士见实在找不到下手的时机,早早便退出游戏了,只剩他和史蒂夫。如你所见,小胡子男人喝醉了。

——“嘿,大块头,你长得很像我一个同事!”
史蒂夫哭笑不得地双手环着托尼的腰帮他站好。
“那我该感到荣幸吗?我想你不介意我打听打听你这个同事?我对他挺有兴趣的。”
“你也对他有兴趣是吗!我就说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!他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他妈的吸引人!别人说他呆板无趣,什么狗屁!他们一点也不了解他有多可爱!”托尼激动的手舞足蹈,差点踩到地上的水迹滑倒。
“你很在意他?我是说——那种,那种在意。”史蒂夫现在有点喘不上气。
“连你都看出来了?!那他连我换了新的领带夹都能注意到,怎么就感觉不出来我喜欢他呢???”托尼五官都皱在一起了。
“那他还真是挺迟钝呢... ...不过他现在知道了。”史蒂夫看起来面无表情其实耳朵红透了,但还是有点想反击,“那你也不想想他为什么就能注意到你换了领带夹呢。”

*

“你说的对!麻烦你!有车吗带我一段!”
“去告白吗?不用着急,他就在你面前。”

【盾铁】女儿去面基了怎么办!(重度OOC一发完)

文中的Mary设定是天才少女里的小姑娘。
我知道我文笔非常垃圾,词汇量的匮乏也十分惊人。
这个脑洞来自我坎坷的面基之路。
想表达的东西总是连万分之一都表达不出来,真的很苦恼。
还是要多读书提升自己!!!

厨房——
        Steve装作没听到女儿刻意放轻的脚步声,维持着搅拌的动作准备好了迎接“偷袭”,然后在小姑娘跳起来准备扑上他后背的时刻转过身来接住她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爹,你不能总这样,这就不好玩了!”好吧,也是他预料之中的抱怨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没办法,我连你走出卧室门的声音都能听到。”Steve笑着抬手揉了揉女儿的头发,“饿了吗?晚餐还没做,想吃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怎么饿。”Mary看了看料理台,“那你在做什么?”
“这个啊,你爸爸说早上想吃司康饼,但是他明天有个晨会要开,我怕起床再做时间太赶,所以就现在准备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天呐...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!”
        “别想了,这样的男人只有一个而且已经是我的丈夫了。”Tony很得意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是因为饥饿,他终于肯走出工作间了。
Mary毫不意外地看到自家老爹揽过她爸爸的腰,然后两人接了个吻。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好吧,既然你们都在那我就说正事了。”Mary叹了口气,稍微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满怀期待地开口了,“我明天,要去见一个网友了,我们就约在两条街外的咖啡厅聊聊天,之后去看个电影就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见什么网友,现在外面多不安全你不知道吗?你爸爸每天忙着拯救世界,你一个女孩子能保护好自己吗,你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不怕被骗吗,网友能信吗,隔着屏幕聊得来就没有隔阂了吗,你怎么——”Steve有些迟钝地拖走了Tony,止住了他的喋喋不休,顺便回头跟女儿说让她先回房间,并表示自己站在她这一边,让她明天注意安全就行。
        Mary本以为老爹会是不同意的那个,因为从小时候开始,她做出一些有些调皮的事情,爸爸总是护着她的。她觉得爸爸刚刚变脸的瞬间怕是只有高速摄像机能捕捉到,太恐怖了。

卧室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这丫头,人心险恶她真是一点也不知道!她......”Tony突然停顿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Steve预感不太好,然后Tony就印证了这个预感。
“让她去,我偷偷跟着。”Tony只要做了决定之后就真的很难劝,他没有意识到女儿也遗传到了这一点。
        “Tony,她已经二十岁了,早就是一个成年人了,你不能一直这么过度保护她,这样她永远也不能真正学会保护自己。”Steve有点无奈,但也不是不能理解,说不担心是假的,但他总是觉得女儿需要自己的空间——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空间,而不只是一间房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我还是不放心,我跟远一点。”你看,其实好言好语还是劝得动的,虽然结果没有变化,起码态度柔和了一点,Steve自我安慰道。

咖啡馆——
        Mary其实早就注意到了斜后方那个穿着黑色连帽卫衣戴着墨镜口罩的人。说实话她觉得爸爸有些时候真的智商不太高的样子,正常人大夏天的会在室内裹成这个样子吗!她就知道跟网友见面没这么容易。
        Tony观察了一会儿。宝贝女儿对面的那个小姑娘,看起来很无害,但是警惕性让他觉得不能被敌人的表面迷惑,看了看又觉得这小姑娘肯定也是家里的宝贝,然后钢铁侠陷入了自我挣扎。
        “孩子们聊的挺开心的嘛。”正在天人交战的Tony被突然出现在旁边的人吓了一跳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能过度保护是吧?”Tony摘下墨镜和口罩挑眉看向Steve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了想也觉得后怕,毕竟她跟你一样,总是很擅长让人担心。”Steve挑眉看回去。
        Tony撇了撇嘴不置可否。
        “等会。”Steve觉得周围不太对劲,“门口那个抽烟的,收银台旁边那个戴蓝色帽子的,还有十点钟方向那个看报纸的,他们是怎么回事?看样子受过训练,情况不对准备干架吗?这周围至少有四个摄像头——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从神盾借的。”Tony有些过于理直气壮了。
“......神盾现在连这种事也插手了吗?对了,我忘了说,大明星,外面有狗仔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吗?现在Mary的情况还好,不然咱们亲一个,给狗仔几个镜头让他们收工回家吧,这种高温天气他们也真是辛苦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现在终于放心女儿了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也觉得我太紧张她了,她长得太快了,我还清楚的记得她还是个小奶包的样子,突然她就快跟我一样高了。”Tony双手交握沉默了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懂。Tony,我懂。”Steve握住Tony的手给他安慰,“要相信她能自己飞,而且能飞的很好,我们只需要在她迷茫的时候给她一些引导,她的人生,你要让她自己去做决定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Tony起身的动作突然顿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Steve以为他要反悔的时候Tony转身缓慢的眨了眨眼睛:“我来的时候看到那边新开了一家冰激凌店,你请我吃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真的,二十多年了,Steve还是不能抵抗这个。这双眼睛丝毫不随着它主人年龄的增加而流失一丝魅力,反而越来越有味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去过二人世界吧,我们都还年轻不是吗。”因为坐着的关系,Steve仰起头看着丈夫。
        金发男人眼里的笑意,两人紧扣的十指,铺满桌面的阳光,每个事物都在提醒他,生活就该是这样的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,我的爱人。”然后紧紧回握住Steve厚实的手掌。

【盾铁段子】

没头没尾OOC

这也能被屏???


托尼裹着浴巾一边擦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。

“过来我给你擦。”史蒂夫放下书从床上坐起身,朝托尼招手。

史蒂夫手.法.轻.柔,托尼歪在史蒂夫怀里哼哼,说又是扳手又是键盘的敲敲打打一天了,腰酸背疼。

“辛苦了我的工程师,稍后为您提供.an mo.fu wu。”史蒂夫现在对着托尼说俏皮话的能力越来越强了。

“那我是穿着浴袍呢还是脱了呢。还是穿着吧,不然明天反而更疼了,还是波及全身的那种疼,尤其某处,格外令人印象深刻。”托尼故意用了ai mei的语调。

“话都被你说完了,力气活就交给我吧。头发擦好了,转过来趴下。”史蒂夫扶着托尼的yao帮他翻身。

史蒂夫站在床边,用手指轻轻an ya托尼脖颈处的肌肉,找到了僵硬的部分,以手掌为重心打圈an mo。

酸痛渐渐缓解,shu shuang从被an mo处传向全身,史蒂夫下手的力度刚刚好,能缓解症状又不至于弄疼他,不一会儿困意就快要淹没托尼的意识了。

人在特别困的时候,大脑处理信息和支配语言行为的能力会下降。

比如托尼迷迷糊糊地说他想给史蒂夫生个孩子。

史蒂夫又好笑又感动,但是不忘提醒贾维斯把刚刚那一幕录下来。

直起身子看了看脸都被压变形了的托尼,把小胡子翻了个面,爱怜的在额头上印下一吻,掀开被子给两人盖上。

史蒂夫做了个梦,梦里他和他的爱人手挽手散着步,看着前面奔跑的孩子微笑,那是他们的孩子。

大家真的都只爱看肉呢🙊坏坏

【盾铁】PWP 一发完

开车使人肾衰竭(??)
@不說話
生日快乐啊,希望你能一直随性洒脱做自己😘
在PWP的开头突然温情?

这里上车

【盾铁段子】还是ooc

依然是生贺哈哈我还要艾特一次!
@不說話 ❤❤❤

金发青年的去路被一只棕色的猫咪堵住了。
猫咪不断蹭着他的裤脚,还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尾巴翘得很高,看得出来它的心情非常不错。
史蒂夫蹲下身摸了摸猫咪的头,猫咪翻了个身躺下了,在第一次见到史蒂夫的情况下就露出了肚皮。
“嘿,你喜欢这样是吗小可爱。”,史蒂夫揉了揉猫咪的肚皮,然后抬头看了看天:“快回家去吧,快要下雨了,可别淋湿了。”
正准备收回手的时候,手臂被猫咪毛茸茸的胳膊以一种软绵绵却又不容拒绝的力量缚住(去他妈的不容拒绝,就是因为猫太可爱你根本不想拒绝吧罗杰斯!),猫咪居然抱住了他的胳膊,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,还对着他喵喵喵,老天啊,这是什么史诗级别的小可爱!!
史蒂夫被猫盯出了愧疚感,鬼使神差的就把它抱起来准备带回家了,猫咪在他怀里翻了翻身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然后就这么睡了。
史蒂夫对天发誓,没有人能拒绝一只撒娇的小猫咪,更没有人能拒绝一只有着卡姿兰大眼睛的浑身都软乎乎的胖猫咪(?)。
史蒂夫暗搓搓安慰自己,它这么粘着他一定是喜欢他,这个猫肯定没有主人,好的那我抱走了。
史蒂夫经过一番苦痛的(只纠结了两秒钟)挣扎终于下了决心,于是他坚定的走上了回家的路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“喵。”
“啊你也不知道啊。”
“...喵。”
“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吧~”
“喵。”
“你叫咪咪可以吗?”
“喵呜!”
“啊哦好吧你不喜欢...”史蒂夫被猫咪赏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他突然想起来昨天给他理发的那个人叫Tony老师(......),他觉得Tony老师技术不错。
“嗯,那你叫托尼吧!”史蒂夫发出嘿嘿嘿的笑声。
“喵。”
“好乖啊,托尼~”
“喵。”
“托尼~~”
“...喵。”
“托...”史蒂夫又被赏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......
史蒂夫进屋以后把托尼放在地上,托尼先是低头嗅嗅,警觉地四处张望,史蒂夫蹲下想摸摸它的头,它却毫无预警的冲了出去。瓷砖地对于猫爪来说太滑了,史蒂夫眼睁睁看着托尼一路横冲直撞磕磕绊绊最终摔倒在地。
史蒂夫:......
托尼在屋里上蹿下跳四处寻宝,从沙发底下扒拉出来一张废纸,并与其进行了殊死搏斗,战斗以纸片被咬了好几个洞并四分五裂告终。战士托尼猫深藏功与名,高傲地转头离去,跑到门口踩脚垫子上趴下舔毛。
猫咪真是神奇的生物。

【盾铁段子】ooc

@不說話 的生贺😚😚😚
第一弹↓

顾客盾&理发师铁(没有错就是传说中的Tony老师)
史蒂夫发誓他不是因为被楼下理发师的屁-股吸引了目光才走进店里的。
“嗨帅哥,我这才刚开张,你是今天的第一个客人,要换换发型还是就简单的修一下?”
史蒂夫发现理发师的眼睛更勾人。
“呃,简单的修一下吧,再刮个脸,方便的话?”
“当然方便。过来洗一下吧,我还没招够店员,所以洗剪吹都是我一个人完成。”
“那客人多的时候你能忙的过来吗?”
“我会尽力照顾好每一个客人,实在顾不过来就会叫我朋友来帮帮忙。”
“我就住楼上,有空就来给你帮忙吧。”理发师手上的热感仿佛透过发丝传向四肢百骸了,这让史蒂夫很放松。
“那可真是荣幸,知道吗,你一定会引来一大群小姑娘的,到时候可有你忙的了。”
“我不认为你是不受小姑娘喜欢的类型。所以到时候我只是替你分担一些小桃花罢了。”
“这么会夸人?对多少人说过这些话了。”
“我单身,你是第一个。”
“啊哈,那你还真是挺浪费资源的呢。”
“或许是为了遇见唯一的那一个呢。比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......托尼。哈,我收回之前那句话,你在善用资源这方面简直惊人的熟练。”
“嗯哼,你的耳朵红了。顺便,叫我史蒂夫,我今晚没有安排。”

彩蛋(段子居然也有彩蛋!):
对于史蒂夫来说,跟托尼第二次约会就滚上-床真的不算太迫不及待,虽然这也并不在他的计划中,但一切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。
上帝作证,托尼的屁-股用起来比看起来还要火辣一万倍。

ooc段子 算是男友T恤梗

被屏两次了我tm...

其实除了民敢词啥实质内容也没有

行吧行吧我认输

走链接吧